17个震撼市场的新兴商业模式,为什么有那么多优

2019-08-22 16:23栏目:广告色剂
TAG:

在美国,有2300万家小企业,每个月还会新增54.3万家小企业。所以,如果你的公司想要脱颖而出,并取得成功,不仅需要一个独一无二的价值主张,还要有多元化的收入流,以及充足、强大的创造能力。为了激发创业者的灵感,美国互联网新闻博客Mashable调研了17家独特的公司,他们的商业模式已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这些公司的产品范围很广,从零售App应用,到时尚新贵,当然,这些公司也正在重新思索他们的收入模式,并且不断为交易双方创造令人信服的价值。

最近,互联网上有个帖子很火,一个说的是“硅谷各大公司的实习生月薪”,引发了各种羡慕嫉妒恨,比如:苹果实习生月薪4914美元,全职起薪106913美元;Google实习生月薪5678美元,全职岗位年薪起薪为113100美元;雅虎月薪5191美元……;另一个则说“硅谷不是天堂”,加班也非常严重云云,比如很多公司每天都会加班,晚上加班到9-10点也属于正常现象。

21世纪经济报道 最近,互联网上有个帖子很火,一个说的是“硅谷各大公司的实习生月薪”,引发了各种羡慕嫉妒恨,比如:苹果实习生月薪4914美元,全职起薪106913美元;Google实习生月薪5678美元,全职岗位年薪起薪为113100美元;雅虎月薪5191美元……;另一个则说“硅谷不是天堂”,加班也非常严重云云,比如很多公司每天都会加班,晚上加班到9-10点也属于正常现象。

在学习经济学的过程中,我不断发现很多的错误的经济政策被不断实施,哪怕当权者明确的可以看出这些政策带来的诸多弊端,还是坚定不移的实施下去。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优秀经济学家的美国等发达国家,还是有那么多荒诞的经济政策?

图片 12.Sitich Fix

其实何止是硅谷呢?整个IT业就是一个靠着发展速度、靠着技术弑父、靠着自我压榨而崛起的一个行业。我们也不妨做几个小小的盘点,看看IT人的生态。

其实何止是硅谷呢?整个IT业就是一个靠着发展速度、靠着技术弑父、靠着自我压榨而崛起的一个行业。我们也不妨做几个小小的盘点,看看IT人的生态。

经济学的艺术在于它是关注长期的,群体中所有个体所受到的影响的学科。而大多数的经济学谬误,也就是那些荒诞的经济政策的基础,就是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基础之上,那就是只看到了当下立即产生的影响,而不考虑长远的影响;只看到对群体中少部分人(往往是政策受益者)的影响,而看不到对群体中每个个体的影响,也就是对整个群体的影响。

图片 2

400万人主导的龙头行业!

400万人主导的龙头行业!

举个例子,就拿美国的最低工资法来说吧。我们要明确一个观念,我们作为市场中的一个重要生产要素——劳动力是有一个市场价格,那个价格一般就是我们的工资。而从长期考虑,我们的价格不可能高于我们的所创造的价值。这个不难理解,如果我们所创造的价值比不上我们的工资,我们难免不会被炒鱿鱼或者降工资,来保障企业的利润。

美国无疑是全球IT行业的翘楚,如果不算互联网行业,全球十大IT公司中8家是美国公司;而在互联网行业,除了BAT,美国企业也占据其它七强——全球IT看美国,毫不夸张,这是一个美国创造、美国引领、美国垄断的领域。

美国无疑是全球IT行业的翘楚,如果不算互联网行业,全球十大IT公司中8家是美国公司;而在互联网行业,除了BAT,美国企业也占据其它七强——全球IT看美国,毫不夸张,这是一个美国创造、美国引领、美国垄断的领域。

最低工资法是为了提高人们的收入,从而拉动消费,促进经济发展的目的而实施的,但实际效果却可能刚好相反。这项政策最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工资低于最低工资的人,从上面的推理我们可以知道,这部分人所创造的价值必然低于最低工资,不然就不会拿低工资。这部分人马上就会面临失业。这样对于整体社会而言,失业率上升,所创造的价值减少,因为低于最低工资的那部分价值不能被实现,整体所享受的福利降低。

但是,如果,问问你,美国的IT行业有多少人呢?可能很多人就不那么了了。按照美国劳工局和第三方机构的多方统计,这个数据大约是400万人。没错,仅仅有400万,而且这400万当中,包含了100万左右的电信从业者、传统企业的IT经理……美国真正的程序员不足100万人,从事架构设计、产品设计的顶级人才无疑更少。

但是,如果,问问你,美国的IT行业有多少人呢?可能很多人就不那么了了。按照美国劳工局和第三方机构的多方统计,这个数据大约是400万人。没错,仅仅有400万,而且这400万当中,包含了100万左右的电信从业者、传统企业的IT经理……美国真正的程序员不足100万人,从事架构设计、产品设计的顶级人才无疑更少。

接着政策的影响会传达到雇佣劳动力的企业,一个产业里,不同企业的效益是不一样的,但是总的来说,必须得收益大于成本才能存在,哪怕只是大一点的小企业。最低工资实施之后,那部分效益低下的小企业马上就面临着成本上涨,难以获得利润的状况。这样这批企业马上就会破产,被市场淘汰。于是他们所雇佣的劳动力也会失业。

然而,恰恰是这400万人,决定了美国上万亿美金的“信息产业GDP”,而且其中包含Google、苹果、微软、思科、Intel、高通、IBM这样的顶级公司和一大批创业企业。

然而,恰恰是这400万人,决定了美国上万亿美金的“信息产业GDP”(全球约3万亿美金),而且其中包含Google、苹果、微软、思科、Intel、高通、IBM这样的顶级公司和一大批创业企业。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其实最低工资的实质是拿失业来维持“高”工资。在这个过程中非但没有提高人们(相对于整体而言,因为一部分人的工资虽然得到上涨,但是一部分的人失业而没有收入,而整体的社会财富水平下降了,所以就整体而言人们的收入是减少了)的收入,更是破坏了生产,降低了社会财富水平。

这些企业人均创造的价值是极为惊人的。比如,Google的年营收约600亿美金,却只有7万员工,人均创造的价值近百万美金;微软约10万员工,营收超过700亿美金,人均创造的价值也超过60万美金——而且这些公司的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产业增加值极高。就算人均年薪15万美金,为股东创造的价值也是极为惊人的。这样一批人、这样一个创造极高增加值和利润的行业,其收入水平更高,其员工收入远高于美国人均3万-4万美金的年薪也毫不奇怪。

这些企业人均创造的价值是极为惊人的。比如,Google的年营收约600亿美金,却只有7万员工,人均创造的价值近百万美金;微软约10万员工,营收超过700亿美金,人均创造的价值也超过60万美金——而且这些公司的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产业增加值极高。就算人均年薪15万美金,为股东创造的价值也是极为惊人的。这样一批人、这样一个创造极高增加值和利润的行业,其收入水平更高,其员工收入远高于美国人均3万-4万美金的年薪也毫不奇怪。

那么问题来了,难道美国的执政者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吗?即使他不知道,难道他身边的经济顾问也不知道吗?

在入职薪资比较高的背景下,是竞争的激烈性。美国最牛高校的毕业生、那些最具创造性的人向充满机遇的IT业拥挤,其竞争非常激烈;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其激烈程度超过了金融行业。即使是实习生,也是百里挑一,看看Google、Facebook等公司的招聘规则就能从中看到端倪。

在入职薪资比较高的背景下,是竞争的激烈性。美国最牛高校的毕业生、那些最具创造性的人向充满机遇的IT业拥挤,其竞争非常激烈;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其激烈程度超过了金融行业。即使是实习生,也是百里挑一,看看Google、Facebook等公司的招聘规则就能从中看到端倪。

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屁股决定脑袋。人都是理性人,都会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所以站在不同的角度上可能会有截然相反的应对措施。作为政客,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或所在利益集团的政治资本,而不是经济的实际情况。他们首先要做的是获得尽可能多的人的认可与支持,而不是解决实际问题。(这不是黑美国政府啊,只是因为角度不同,所以即使好心也难免办坏事)

加之IT行业技术迭代迅猛,这种激烈的竞争也必然折射到公司之间、公司内部,这种情况下,硅谷公司加班情况众多,毫不奇怪。也由于类似原因,中国的IT公司竞争也同样激烈。无论是最低端的富士康,还是电信领域的华为,抑或互联网行业的BAT,以及更多的创业型公司,加班情况都极为普遍,这是IT行业的宿命。

加之IT行业技术迭代迅猛,这种激烈的竞争也必然折射到公司之间、公司内部,这种情况下,硅谷公司加班情况众多,毫不奇怪。也由于类似原因,中国的IT公司竞争也同样激烈。无论是最低端的富士康,还是电信领域的华为,抑或互联网行业的BAT,以及更多的创业型公司,加班情况都极为普遍,这是IT行业的宿命。

比如说在二战期间,因为房屋紧张,房屋租金高昂。所以很多人都面临着住房问题。于是本着解决国民住房问题的心态,美国政府决定实施房租价格管制(也就是给房租限定一个法定的低价)来让收入低的人群也能住上房子。因为在政府看来房屋是一种固定资产,也就是说房主只有能获得收益那么他就不会闲置它。而且降低其收益并不会出现像面包等消耗品那么停止生产的状况。

技术进化所致的改变

技术进化所致的改变

然后,美国的房主就惨了,因为房子是有一系列成本的,降低了房租就使得房主很难也不愿意保障房子的很多基本设施,比如供暖,维修之类的。而因为房屋紧张,所以这项政策大部分只有那些之前已经租好房子的人才能实际受益。因为房租降低,使得之前很多本来不想住房的人,现在也开始想要住房,但是房子本来就紧缺。所以就整体而言就是,房主赚不到钱,房客只能住破房子。而且更多数量的人找不到可以租的房子。(因为价格下降之后,需求增加了)

我们跳出IT行业,可以看到很多行业都有类似的特点,并且会发现更有趣的事实。

我们跳出IT行业,可以看到很多行业都有类似的特点,并且会发现更有趣的事实。

而且在这样的经济情况下,也没有人愿意去修建新的房子,因为那注定要亏本的。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本来想要解决住房问题的政策,结果一方面使得住的房子质量变差了,另一方面,吓得别人不敢建新房子。结果这群苦逼的美国人,更加住不到房子,而且住到了也只能住破房子。

比如,在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占据了总收入的40%财富,25%的收入;5%的人控制了60%的财富,20%的人控制了87%的财富。这些人是怎么组成的呢?

比如,在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占据了总收入的40%财富,25%的收入;5%的人控制了60%的财富,20%的人控制了87%的财富。这些人是怎么组成的呢?

于是在舆论压力下,美国政府发言了,这只是又一次的市场失灵,是那些伪善的资本家的贪婪迫害了人们的利益,只有政府才能帮助人们解决问题,,,总而言之,我们是对的,这次只是个失误(苦笑)。然后更加坚定的持续管制,或者拿着一大推纳税人的钱来盖注定亏损的房子,然后接着拿纳税人的钱来维持亏损。(我又想苦笑了)

根据美国劳工局的统计,在前1%的家庭当中,31%是大型企业管理者或者私营企业主,15.7%是医生,华尔街金融从业者占13.9%,还有一部分是富二代、富三代等食利阶层,合计近七成,其它行业零散分布在IT、律师等领域。

根据美国劳工局的统计,在前1%的家庭当中,31%是大型企业管理者或者私营企业主,15.7%是医生,华尔街金融从业者占13.9%,还有一部分是富二代、富三代等食利阶层,合计近七成,其它行业零散分布在IT、律师等领域。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样的做法无非就是迫害房主来补贴房客嘛。因为美国是一人一票,而且票数的多少决定了政客或者政党的政治实力。然后房客的数量远远大于房主,相信聪明的你已经知道答案了。

如果我们不只看IT行业,我们看收入前20%的人群,大约占美国就业人口的2000万-2500万人是怎么组成的呢?其中,400多万IT从业者中很多都在这个范围内,因为低端产业大多通过外包转移到了中国、印度这样的国家,是服务外包和硬件OEM;而金融从业者中的400万-500万人很多也在这个群体中;在美国的1000万左右制造业从业工人,制药、汽车、航空航天、石油等也有半数在这个领域中;再加上美国近2000万小企业主中的一部分,构成了这个群体的大多数。

如果我们不只看IT行业,我们看收入前20%的人群,大约占美国就业人口的2000万-2500万人是怎么组成的呢?其中,400多万IT从业者中很多都在这个范围内,因为低端产业大多通过外包转移到了中国、印度这样的国家,是服务外包和硬件OEM;而金融从业者中的400万-500万人很多也在这个群体中;在美国的1000万左右制造业从业工人,制药、汽车、航空航天、石油等也有半数在这个领域中;再加上美国近2000万小企业主中的一部分,构成了这个群体的大多数。

所以标题上那个问题的答案就是,经济政策不只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所以和经济学家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密切。

所以,当你看到IT业加班繁重、工作比较劳累的时候,其实你看看这些行业,多半工作也比较繁重,而且竞争也相当激烈。就算几年前比较滋润、竞争较少的底特律三大汽车厂商,薪资收入和福利下降明显,竞争激烈程度也远超前几年了。

所以,当你看到IT业加班繁重、工作比较劳累的时候,其实你看看这些行业,多半工作也比较繁重,而且竞争也相当激烈。就算几年前比较滋润、竞争较少的底特律三大汽车厂商,薪资收入和福利下降明显,竞争激烈程度也远超前几年了。

之所以出现这种收入金字塔的状况,IT行业是一个很好的观测口。比如,云计算出现的时候,大量传统的存储服务、服务器厂商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背后不仅仅会导致大量的传统IT业人员失业,更多的传统行业IT维护人员失业。所以,如果我们看美国的IT业,2001年高峰期的从业人口就有近400万,最近两年就业人数才追平十年前,但是,它创造的产值、增加值已经增加了2-3倍。

之所以出现这种收入金字塔的状况,IT行业是一个很好的观测口。比如,云计算出现的时候,大量传统的存储服务、服务器厂商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背后不仅仅会导致大量的传统IT业人员失业,更多的传统行业IT维护人员失业。所以,如果我们看美国的IT业,2001年高峰期的从业人口就有近400万,最近两年就业人数才追平十年前,但是,它创造的产值、增加值已经增加了2-3倍。

这种情况在金融、军工、汽车等行业也先后出现过,它们都是广义的“技术”领域,技术的进步,让更少的人从事更高端的工作。最终结果是,少量资本家、创业者、顶级工人站在了1%的高度,19%的技术工人、小企业主站在了中高端,其他大多数人被挤出“技术领域”,从事零售、物流、看护等低端人工性工作,自然在财富分配的时候也难以得到很多。

这种情况在金融、军工、汽车等行业也先后出现过,它们都是广义的“技术”领域,技术的进步,让更少的人从事更高端的工作。最终结果是,少量资本家、创业者、顶级工人站在了1%的高度,19%的技术工人、小企业主站在了中高端,其他大多数人被挤出“技术领域”,从事零售、物流、看护等低端人工性工作,自然在财富分配的时候也难以得到很多。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技术进步导致了就业结构的巨大变化,这种改变是不可逆转的。而处于前1%的人、处于前20%的人,除了少数食利者,多数人也是残酷竞争、运气、才能综合效应所致,这是资本主义的本质,也是技术进化所致,怎么能不忙呢?Google实习生月薪5678美金不奇怪!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技术进步导致了就业结构的巨大变化,这种改变是不可逆转的。而处于前1%的人、处于前20%的人,除了少数食利者,多数人也是残酷竞争、运气、才能综合效应所致,这是资本主义的本质,也是技术进化所致,怎么能不忙呢?Google实习生月薪5678美金不奇怪!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亚洲首页发布于广告色剂,转载请注明出处:17个震撼市场的新兴商业模式,为什么有那么多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