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是一团火,会重蹈锤子

2019-11-16 23:05栏目:通讯产品
TAG:

锤子骨干今何在?答案是:被BAT瓜分,BAT的T不是Tencent,而是Toutiao,更严谨的说法是字节跳动,简称B(ByteDance)。

图片 1

近日,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有望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首款智能手机。虽然此前也有一些这方面的传言,但基本上都是空穴来风。不过近日有网友在坚果手机官方微博下询问新机什么时候发(Pro 2卡的不行了),竟然得到了回应,还表示坚果手机一直处于运营中。或许今年下半年,“字节锤子手机”还真有望和大家见面呢?

图片 2

7月29日,《金融时报》5月份关于字节跳动做手机的传言有了确切消息。字节跳动向《第一财经》确认,前锤子科技坚果手机负责人吴德周负责该手机业务。

罗永浩:“锤子科技拆开变成5个团队,每个都是20亿估值,现在在一块儿还是20亿估值。”

图片 3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今年1月,字节跳动与锤子手机全部硬件员工和部分软件员工签署劳动合同,同时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当时字节跳动表示,这些专利将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此前也有传言称字节跳动手机将是一款儿童或教育手机。不过,自媒体“晚点 LatePost”打听到的消息是:

文/罗超频道(luochaotmt)

2019年1月,字节跳动官方证实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用于探索教育领域及相关硬件,此外也有锤子科技员工转签合同入职字节跳动。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表明锤子科技的手机业务并没有搁置,而是一直处于运营状态。

5月27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字节跳动(今日头条、抖音的母公司)正采取行动进入硬件领域,开发预装自有应用(包括新闻推送、短视频平台和游戏)的智能手机。

字节跳动的首款智能硬件将是一款基础型手机,最快下半年发布,由于其 “设计到样机到量产面临很大不确定性”,所以发布日期存在很大变数。

锤子骨干今何在?答案是:被BAT瓜分,BAT的T不是Tencent,而是Toutiao,更严谨的说法是字节跳动,简称B(ByteDance)。

另外,据财经杂志旗下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秘密研发首款智能手机已长达7个月时间,该项目负责人则是前锤子、科技坚果手机负责人—吴德周。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款基础型手机,最快将有望于今年下半年正式发布。

被外界称为“APP工厂”的字节跳动,在互联网领域已经不断拓展边界。而“开发智能手机”似乎意味着张一鸣又把野心延伸到了硬件领域。《中国经济周刊》就此事向字节跳动方面求证,得到的答复是“市场传闻,不予置评”。

基础型手机,在我看来有两层含义。字节跳动手机将不是此前传言的教育手机、短视频手机,短视频手机是伪需求;基础的高端智能手机门槛极高,竞争白热化,字节跳动不可能去做一个对标iPhone或者华为Mate/P系列的高端手机,做也没戏。

图片 4吴德周操盘字节跳动新手机"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图片 5

接盘锤子,张一鸣硬件梦落地?

作为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做手机的目的是扩大用户边界,提高用户粘性和获取用户时间,智能手机是获取用户的一个手段,因此会走量,瞄准Redmi、荣耀和iQOO等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市场。

{"type":1,"value":"7月29日,《金融时报》5月份关于字节跳动做手机的传言有了确切消息。字节跳动向《第一财经》确认,前锤子科技坚果手机负责人吴德周负责该手机业务。

对于以上消息,另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前,其内部已经在规划这款新手机,该产品更多是延续之前的方案,以满足老用户的更新换机需求。

此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字节跳动确实已经开始在智能手机和IoT领域进行布局。

字节跳动手机操盘人吴德周此前负责坚果产品线,他毕业后的第一个东家是华为,2004年成为华为手机的第一批员工,加盟锤子前做到了荣耀产品线总经理,据说“荣耀”这个品牌名就是他亲自取的。吴德周率领团队负责了荣耀6、荣耀7、荣耀4X等经典爆款的研发工作,其中荣耀4X是华为旗下首款销量一千万的单品。

今年1月,字节跳动与锤子手机全部硬件员工和部分软件员工签署劳动合同,同时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当时字节跳动表示,这些专利将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此前也有传言称字节跳动手机将是一款儿童或教育手机。不过,自媒体“晚点 LatePost”打听到的消息是:

对此,有网友调看,字节跳动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后什么时候能带来“字节锤子手机”?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还真的是越来越大了。至于新机将取名为“字节锤子手机”、“抖音手机”还是“头条手机”,那就只能到时候再看了。

早在今年1月份,字节跳动就宣布收购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锤子科技最有价值的Smartisan OS系统归于字节跳动旗下。而锤子手机全部硬件员工以及部分软件员工500多人,也转入字节跳动,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吴德周带领的硬件团队。

图片 6

字节跳动的首款智能硬件将是一款基础型手机,最快下半年发布,由于其 “设计到样机到量产面临很大不确定性”,所以发布日期存在很大变数。

吴德周2001年大学毕业后加入华为,荣耀品牌成立后,吴德周曾出任华为荣耀产品线总经理;2016年,吴德周被罗永浩“挖”来,开始担任锤子科技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负责锤子科技的产品线以及全部硬件研发工作。

基础型手机,在我看来有两层含义。一个是通用。字节跳动手机将不是此前传言的教育手机、短视频手机,短视频手机是伪需求;基础的另一层含义是入门。高端智能手机门槛极高,竞争白热化,字节跳动不可能去做一个对标iPhone或者华为Mate/P系列的高端手机,做也没戏。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今年1月24日,字节跳动新增6个名为“字节锤子”的商标,所属类别分别为“软件产品、科学仪器”“科研服务”“广告、销售、商业服务”“教育、娱乐服务”“社交、法律服务”和“电讯、通信服务”。

作为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做手机的目的是扩大用户边界,提高用户粘性和获取用户时间,智能手机是获取用户的一个手段,因此会走量,瞄准Redmi、荣耀和iQOO等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市场。

今年4月,锤子科技官方微博更新认证信息,认证主体由锤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转变为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旗下的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

字节跳动手机操盘人吴德周此前负责坚果产品线,他毕业后的第一个东家是华为,2004年成为华为手机的第一批员工,加盟锤子前做到了荣耀产品线总经理,据说“荣耀”这个品牌名就是他亲自取的。吴德周率领团队负责了荣耀6、荣耀7、荣耀4X等经典爆款的研发工作,其中荣耀4X是华为旗下首款销量一千万的单品。

对于“接盘锤子”,字节跳动对外的官方解释并未提到要做手机,而称主要是为了在教育领域做一些布局。因此,市场传闻:字节跳动或将在今年下半年发布专为儿童定制的智能教育手机。

字节跳动对第一财经表示,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前,锤子内部就在规划这款手机,手机项目更多是 “延续之前的规划”,“满足锤子手机老用户的需求”。

从去年开始,字节跳动确实在教育领域动作不断。2018年5月,字节跳动上线了K12英语教育产品gogokid;2018年12月,推出AI智能英语教学平台aiKID;2019年5月,推出K12网校平台大力课堂……此外,字节跳动还投资了公立学校信息服务商晓羊教育和美国互联网创新大学Miverva,并传闻要收购学霸君的B端业务……

这一说法有些矛盾。在收购锤子前字节跳动不可能针对锤子老用户规划产品。锤子手机老用户本身很模糊,锤子用户更多是罗粉(罗永浩的粉丝,有着文艺、中年、逼格等标签),坚果则是千元机用户。而且,在罗超频道看来,锤子手机百万级用户根本无法满足字节跳动的胃口。

字节跳动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收购锤子和做硬件都是张一鸣自己的想法。“硬件肯定是要做的。” 张一鸣并未确定形态一定是手机,各种IoT智能终端都有可能。而有媒体也报道称,张一鸣一直梦想着推出一款预先安装字节跳动APP的智能手机。

字节跳动的手机究竟是什么,包袱还要抖一阵子。

寻求边界突围,为上市铺路?

图片 7字节跳动做手机的胜算"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Buzzvideo)、火山小视频(VigoVideo)、悟空问答、FaceU……经过7年的发展,字节跳动无疑已经是一个流量帝国,其秘诀在于流水线一样的生产APP,并且不断制造出爆款应用。但这个模式也意味着字节跳动需要更多爆款。

{"type":1,"value":"字节跳动做手机还有胜算吗?相信很多人的答案是:没有吧。

2019年以来,字节跳动拓展边界的动作越来越多。比如频频试水社交。今年1月,字节跳动推出短视频社交产品多闪,叫板微信;5月20日,另一社交产品飞聊也上线。再比如,2019年3月,字节跳动上线了企业办公套件产品Lark,这款对标腾讯微信和阿里钉钉的产品,明显是想分食企业服务市场。

荣耀总裁赵明最近在一个演讲中透露,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半年下滑15%。一季度这个比例7%。下滑在加速。很多玩家出局,或者将要出局,行业寒意日渐浓厚。字节跳动现在做手机,不合时宜。为什么还要做?

游戏领域也没闲着。2019年3月,字节跳动收购三七互娱(002555.SZ)子公司上海墨鹍数码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以及上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45.19%的股权。此前,字节跳动旗下西瓜视频已经涉足游戏直播业务,今日头条上线了“今日游戏”模块,抖音也上线“音跃球球”小游戏。

从业务逻辑来看,5月份我在接受36kr采访时说,开发手机对字节跳动只是一个跳板,它最终想做的是IoT生态,就是说,手机是练兵,成固然好,不成没关系,可以继续做别的,但这中间积累的硬件相关能力(研发、供应链、渠道等),很有价值。硬件和软件就像游泳和跑步,互联网公司擅长跑步,不擅长游泳,做硬件一定要先呛几口水,百度、阿里做成智能音箱前有大量杂七杂八的硬件项目,几乎都失败了。字节跳动现在就在这个阶段(当然,字节跳动也可能一发即中)。

此外,在音乐、电商、金融、文化经纪领域,字节跳动也蠢蠢欲动。今年4月,字节跳动旗下北京基石泰来科技有限公司变更经营范围,新增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出版物零售、演出经纪等业务。另外,据称,字节跳动将针对海外市场推出音乐流媒体应用,正在开发一款付费音乐服务。

“晚点”的采访证实了我的这个看法,“晚点”透露:

在互联网领域,字节跳动已经不停拓展边界,几乎称得上“风口尽收”。此番又将目光延伸到硬件领域,可见张一鸣的野心之大。分析人士认为,这与美团上市前也不断拓展新业务类似,硬件业务无疑会为字节跳动IPO增加想象力筹码。

字节跳动想切入硬件领域已久。2018年上半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开始寻找智能硬件收购标的,希望找到产品能力成熟但同时遇到困境的团队。彼时他们看向的,还是作为创作辅助工具的拍摄类硬件,以及业内公认“智能语音入口”的音箱。短短几个月时间,字节跳动战投团队的认知和野心都有了变化。

去年下半年,市场就密集传闻过字节跳动将很快上市,但毕竟去年的资本市场形势似乎不是上市好时机。一些“流血上市”的公司,市值较此前估值腰斩者比比皆是。最新消息是软银集团旗下的愿景基金投资了字节跳动,估值为75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这个数字足以让字节跳动成为全球头号科技独角兽。

就是说,字节跳动做手机的目的是软硬件结合,而不是手机本身。

张一鸣会重蹈前辈覆辙吗?

深层次来看,我们可以找到更多原因。我在《就不信邪张一鸣》一文说,张一鸣有点像互联网圈的唐·吉诃德,喜欢“为不可为之事”,比如做多闪和飞聊,对手是不可撼动的微信;比如做手机,显得这么不合时宜。张一鸣不信邪的原因有三:

对于张一鸣要做手机的消息,业内人士和行业分析师们并不乐观。毕竟,智能手机早已是一片红海,厮杀惨烈,而且随着头部公司逐步收割市场,二线品牌的空间已经非常小,否则,曾经拥有大量粉丝的锤子,也不会沦落到卖身境地。

1、字节跳动不差钱。2019年千亿级营收,中国没有几家互联网公司可以,有折腾的资本;

更重要的是,智能手机等硬件产品要想成功,需要跨越供应链和渠道两大门槛,这对于一家一直做“轻”生意的互联网公司来说,都很有可能是不能承受之重。此前也有美图这样拥有庞大用户群体和流量的互联网公司,想在某一细分领域做出一款小众手机分得一杯羹,但最终仍以失败告终了。

2、过去成功的路径,决定今天的思维。“做成熟市场”成为字节跳动根深蒂固的底层逻辑,或者说惯性思维。今日头条出现前搜狐和网易两大新闻客户端已大战三百回合,抖音出现前快手在短视频市场已耕耘四年,微头条、悟空问答、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极速版、穿山甲推出前,其对标产品微博、知乎、秒拍、趣头条和百度联盟都已做得很好,看上去无法被撼动;

业内人士预测,如果张一鸣真的做智能手机,很可能会采取“硬件补贴、服务盈利”的互联网打法,用低廉的硬件价格加上用户喜欢的内容和软件服务获取市场。这意味着,一开始可能要硬件赔钱,积累到一定数量后,再通过服务来弥补亏损、获得盈利。虽然“贾布斯”贾跃亭在乐视玩这招,最终把自己“玩死”了,但商业逻辑上,这并非绝对走不通。

3、张一鸣的思维方式。

不只字节跳动,几乎每个互联网公司都有个硬件梦,从谷歌、亚马逊到Facebook,从阿里、腾讯到百度,但是尚无成功案例。祝张一鸣好运。

2016年,接受新经济100采访时,张一鸣谈到了公司的边界问题:

“我希望不断探索边界,看一个公司究竟能做多好,技术能创造多大价值,影响多少用户,业务能做多大延伸,组织能有多高的效率。”张一鸣同时表示,“应对巨头围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快速奔跑。”

张一鸣一直在突破字节跳动的边界,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做手机同样是如此,这意味着这家公司一定会做各种让外界意想不到的事情。

据“晚点”报道,张一鸣在内部讲话说:“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只剩4000万DAU”。

互联网公司突破增长的大方向就是“变硬”。5G的最大价值不是手机而是IoT,IoT带来的用户数是互联网用户大盘的百十倍,这是互联网公司的增长空间之一。硬件对互联网公司极具价值,大家都在软硬结合。

软硬件结合最激进的三家公司,恰好就是瓜分锤子高管的BAT。

图片 8BAT瓜分锤子高管"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锤子科技创业元老、前CTO钱晨已加入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简称SLG),负责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SLG负责百度智能语音平台小度助手和小度系列智能音箱的开发,来自IDC、Canalys、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均显示,2019年一季度小度智能音箱已经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小度音箱是百度最成功的硬件,操盘手景鲲今年被李彦宏提拔为副总裁。

钱晨出身于昔日手机之王摩托罗拉,在摩托的13年主持过A6188、A388、A388C、E680、E6、A1600、MT 710、MT620等经典产品的硬件研发工作,离开摩托罗拉后先是加盟Marvell科技,担任硬件总监一职。在加盟锤子前,曾被小米雷军“追求”,不过最终因为某些原因没有谈拢。2016年,钱晨离开锤子闹得沸沸扬扬,接任者正是字节跳动手机操盘手吴德周。

百度和头条有直接竞争关系,不过两家在硬件业务上尚无冲突,但可预见,最终互联网巨头都会从不同出发点、经不同路径,来到IoT这个点上。互联网竞争转为物联网竞争在所难免。到时候,是不是钱晨和吴德周交锋就难说了,科技圈变化太快,硬件圈变化更快。

锤子还有一员猛将则被阿里收入帐中。

2018年7月,前锤子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从锤子离职入职阿里巴巴达摩院人工智能实验室,成为天猫精灵首席设计师,他亲自操刀的第一款产品是天猫精灵方糖。在锤子科技时,李剑叶的压力来自于老罗对产品的苛求,在天猫精灵团队他拥有最高设计自由度,设计能力得到释放,天猫精灵设计水平整体上了全新台阶。

天猫精灵、百度小度和小米小爱,是中国智能音箱三巨头,三者竞争十分激烈。

阿里和锤子一度走得很近,甚至曾有传言称阿里将投资锤子,后来却仅限于传言,两者唯一的交集是,罗永浩曾以股权质押的方式从阿里获得贷款。

昔日罗永浩麾下三员大将,李剑叶、钱晨和吴德周如今已各为其主。罗永浩此前曾公开表示:“锤子科技拆开变成5个团队,每个都是20亿估值,现在在一块儿还是20亿估值。”现在,锤子真的被拆得七零八落了,以让人意外的方式。

罗永浩当时还表示:

“我们也想做智能音箱,它不会马上赚钱,它是一个方向,并不是说它是投资热点所以是个方向,而是我们尝试从触控屏设备去下一代计算平台的过程里,语音和人工智能必然是交互里的重要构成部分,我们早做音箱肯定会更好,它有战略意义,我们就做。”

锤子智能音箱没成,锤子的老将却成为智能音箱市场的核心力量。

图片 9创业的黄金时代已远去"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锤子科技是硬件市场的一只鲶鱼。

它没有改变市场格局,却给行业带来一些不同的东西。

比如一些理念:关于设计、关于品牌,关于产品;

比如一些大胆的想法,特别是坚果TNT;

比如一些热议的话题,老罗的相声发布会堪称科技圈一景;

比如一些影响深远的概念,工匠精神、情怀……不是老罗首创,却是被他普及;

比如一些笑话,东半球最好的手机,收购苹果……

时势造英雄,英雄终究敌不过时势。不只是智能手机市场最终成为华OV的天下,整个智能硬件市场的创业者几乎全都踏空,只有小米等少数胜出者。

而且,锤子科技没有如愿实现类似于被巨头收购这样的软着陆。

前些年,在媒体的刻画中,创业者最好的结局,是做大做强,上市敲钟或闷声发财;退而求其次是被巨头收购,2014年前后BAT大手笔买买买一堆创业者财务自由,在大公司谋得高位。

现在,不论是上市还是被收购,对创业者而言难度系数都呈现出几何级增长,软着陆不易,“硬着陆”成为更可能的结局。

风投和巨头的钱变少了,越来越“小气”,更多地流向了传统实体产业,科技行业都要做重、做深和下沉。创业不再那么容易,成功变得奢侈,结局变得凄惨。锤子科技的散落,或许只是创业黄金时代不再的一个缩影而已。

吴德周、李剑叶和钱晨三位前锤子高管是幸运的,他们依然能够身处智能硬件核心战场,从创业公司走向大公司。BAT平台更大,可调拨资源更多,发挥空间更大,环境更稳定,然而文化环境与创业公司截然不同。孰优孰劣,如人饮水。

锤子二号员工,产品体验副总裁朱萧木创办了电子烟品牌FLOW 福禄电子烟;锤子科技顾问,前华为荣耀副总裁、前Fiil耳机CEO彭锦洲创办了电子烟“小野”。

锤子其余骨干,研发副总裁、Smartisan OS研发负责人蔡辉耀,文案策划草威,媒体总监唐拉拉,去向不详。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正在社交网络上忙着跟网友开怼的老罗,看到昔日麾下大将散落各方,不知会心生什么感慨呢?

RECOMMEND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亚洲首页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聚是一团火,会重蹈锤子